• <blockquote id="eeau2"><input id="eeau2"></input></blockquote>
  • 江咨視界

    工程咨詢服務企業執行新收入準則的幾點思考

    2021-05-08 來源: 作者:戴琦 瀏覽次數:0


    摘要:為了保持我國企業會計準則與國際財務報告準則的持續趨同,提高企業經營數據形成、提取、分析、應用等方面的可對比性,財政部于2017年發布了《企業會計準則第14號——收入(2017年修訂)》,明確將“五步法”作為收入確認模型。新收入準則執行對工程咨詢服務企業的“業財融合”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如何通過理念融合、信息系統完善和能力建設等方面進一步提升“業財融合”力度,從而提高企業對新收入準則的適應力和經營管理水平是當前工程技術咨詢企業的重要任務之一。

    關鍵詞:新收入準則   業財融合   工程咨詢服務企業

    一、引言

    2021年1月1日起境內非上市公司開始全面執行《企業會計準則第14號——收入》(以下簡稱新收入準則),這對工程咨詢服務企業的收入計量所提出的新要求不僅表現在會計核算層面,最根本的是財務管理思路向業務延伸,變業務發生后的核算反映為事前參與、事中管理、事后核算的全過程跟蹤服務,本文將圍繞工程咨詢服務企業在執行新收入準則過程中存在的重要難點開展討論并提出相關難點的解決措施建議。

    二、新收入準則在工程咨詢服務業實施的難點

    (一)新舊收入準則存在的差異

    1、適用范圍統一。新收入準則將原有適用兩個準則的“銷售商品、提供勞務、讓渡資產使用權”及“建造合同”的業務類型納入統一的準則進行管理,以統一的收入確認模型進行規范,以此來確認與計量所有與客戶之間的合同所產生的收入,進一步統一會計信息的生成口徑。

    2、判斷標準改變。新收入準則將控制權轉移代替了原有風險報酬轉移作為收入確認時點的判斷標準。判斷標準的改變,進一步縮小了企業在業務處理時由于職業判斷不同所帶來的騰挪空間,進一步提高會計信息的真實性。

    3、填補指引空白(多重交易合同操作指引等更為明確)。隨著交易事項日益復雜,原準則中對于包含多重交易安排或可變對價的復雜合同如何進行收入確認和計量在操作上存在較多空白點,新收入準則對該空白地帶進行了有效覆蓋,比如要求在合同開始日財務人員就要對合同采用恰當的會計估計,并有效識別合同中各項履約義務,而后將合同的交易價格合理分攤至各項履約義務,以及對如何進行收入確認都提供了具體的操作指引。其次,對某些特定交易(或事項),新收入準則對原準則未給出明確實務操作指引的,如附有質量保證條款的銷售、附有客戶額外購買權的銷售、無需退還的初始費等給出了具體的實務操作指引,進一步降低會計政策由于理解偏差帶來計量差異。

    4、提出了更高的披露要求。隨著注冊制在科創板和創業板的實施,有關監管機構的關注重點從價值判斷轉向對披露義務履行的監管,遵循的是強制性信息公開披露原則。新收入準則規范了企業應當在附注中披露的與收入有關的信息,如收入確認和計量所采用的會計政策、確認收入時點和金額具有重大影響的判斷及其變更,與合同有關的信息內容等,都很好地契合了披露義務履行的新要求,重要信息的獲取更有助于投資者對公司的價值判斷。

    (二)新收入準則在工程咨詢服務企業的實施難點

    1、實施難點一:對合同中單項履約義務的識別。新收入準則規定作為單項履約義務必須同時滿足2個條件,即從客戶角度看該商品(服務)本身可以讓客戶受益,從企業角度看該商品(服務)的履約承諾可獨立存在。 2017年2月,國辦發[2017]19號文件《國務院辦公廳關于促進建筑業持續健康發展的意見》從國家層面首次提出了“全過程工程咨詢”的概念,明確要求完善工程建設組織模式,培育全過程工程咨詢。2019年3月,國家發展改革委、住房城鄉建設部聯合印發《關于推進全過程工程咨詢服務發展的指導意見》明確“以工程建設環節為重點推進全過程咨詢。在房屋建筑、市政基礎設施等工程建設中,鼓勵建設單位委托咨詢單位提供招標代理、勘察、設計、監理、造價、項目管理等全過程咨詢服務,滿足建設單位一體化服務需求,增強工程建設過程的協同性……!盵 《國家發展改革委 住房城鄉建設部關于推進全過程工程咨詢服務發展的指導意見》(發改投資規[2019]515號)[OL]. http://www.mohurd.gov.cn/wjfb/201903/t20190322_239867.html]根據以上趨勢,工程技術咨詢單位如在同一合同中提供勘察、設計、監理、造價、項目管理等綜合性服務,需要在業務起始即對各個單項履約義務在合同條款中進行區分,這在實務中會存在一定難度。

    2、實施難點二:確定交易價格并將其合理分攤至各單項履約義務。工程咨詢服務的交易價格部分為差額定率分檔累進收費、基價及系數調整法等形式,執行價格存在一定的浮動空間,加之現階段發展全過程咨詢服務允許聯合體參與投標,即在同一合同中多項工程咨詢服務可能涉及一個以上提供主體,按照新收入準則要求,企業應當在合同開始日按照各單項履約義務單獨售價的相對比例分攤交易價格,無單獨售價比例作分攤參考的,還應通過市場調整法、成本加成法、余值法等對單獨售價作出合理估計,且不得因合同開始日之后的單獨售價變動重新分攤交易價格,同時,還要考慮合同折扣、可變對價的分攤,這均對工程咨詢服務的收入確認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3、實施難點三:履約義務與收入確認。新收入準則規定,“企業應在合同開始時確定其是某一時間段或某一時間點履行履約義務,排除業務本身為某一時間段履行履約義務的,其他均為某一時點履行。判斷是否為某一時間段內履行的標準為以下三個條件,滿足其一即可,即客戶在企業履約的同時獲益,或在履約過程中客戶能夠控制在建商品,或商品本身具有不可替代用途且企業有權就已完成部分收取款項!盵 《企業會計準則第14號——收入》(財會[2017]22號)[OL]. http://kjs.mof.gov.cn/zhengcefabu/201707/t20170719_2653110.htm]根據以上條件可以判斷,工程咨詢服務如設計、監理、全過程造價咨詢及項目管理等多屬于在某一時間段內履行的履約義務,原收入確認方法基本為完工百分比法,即在合同執行過程中對合同收入、成本和總工時、完工進度進行職業判斷和估計,依據過往經驗、項目計劃及不確定性評估等階段性確定收入,這些估計和判斷強調的是投入視角;為避免企業履約投入與所享有的收款權之間直接對應關系不明確,新收入準則對投入法增加商品控制權轉移和外部證據等作為收入確認要件,并補充產出法作為必要的履約進度確認方法之一,如實務中以工程咨詢為主業的上市公司華陽設計、中衡設計等公司就按照規范方案設計、初步設計、施工圖設計、施工配合等拆分履約階段,并輔以外部證據作為完工進度實際確認標準。將商品控制權(服務成果)交付作為里程碑事件輔以外部證據可以讓履約進度與履約收款權更好地統一,進一步提高收入確認的質量。由此可見各項履約義務的履約進度在確認上仍然比較復雜,需根據事實進行具體判斷。

    三、以“業財融合”為方向,更好適應新收入準則的幾點思考

    (一)樹立“業務融合”理念,由核算反映向價值創造轉型。理念融合是“業財融合”的先導,通過以上對工程技咨詢企業實施新收入準則的難點分析,在全過程咨詢的發展趨勢下,收入確認模型中無論是識別單項履約義務或是分攤交易價格,抑或是確認履約進度都需要財務人員根據業務實質做出相應的會計估計和職業判斷,這就對財務人員理解合同條款和業務實質等方面提出了更高要求,而理解業務本身是用會計語言記錄好企業經營活動并輸出有效管理信息的起點。新收入準則的實施以合同為起點,從源頭要求財務人員提前介入,打破了原有業務負責跑單,財務負責會計處理的割裂局面,“業財融合”力度的加大將為企業經營者決策提供重要信息支撐,也將促進管理理念迎來重大進步。

    (二)加強業財信息系統建設,由事后核算向事前參與、事中管理、事后核算的全過程服務轉型。信息技術是“業財融合”的橋梁,通過信息化技術和系統強化業務流、資金流、信息流等數據源在業務部門、法務部門和財務部門等關聯部門之間的及時共建共享。如在合同設計階段,相關業務、法務、財務等人員應就業務實質、商業慣例及后續收入確認和計量判斷依據等進行明確,并促成與客戶的共識;對于聯合體投標的項目還應在聯合體之間就投標總金額、單項履約義務、不同履約義務之間交易價格分攤及履約進度確認等關鍵內容進行明確,防止扯皮。在合同簽訂階段,應將財務部門納入合同審批流程之中,防止由于合同執行過程中有關收入確認和計量判斷依據缺失,造成收入、成本確認不符合準則要求;在合同履行階段,業務系統與財務系統應實現無縫對接,合同履行信息及時共享,既有利于業務部門獲得財稅支持,也有利于企業經營成果被公允反映。

    (三)加強履職能力建設,促進人才隊伍由專才向一專多能轉型。能力建設是“業財融合”的關鍵,財務部門對收入、成本的計量確認直接關系到業務部門的績效考核,同時財務部門在稅收政策,法律部門在維護企業權益等方面的支持也為企業提高經營績效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為減少部門之間由于對各自業務邏輯的不理解、信息的不了解而產生本位主義、小我思想,讓企業承受不必要的內耗,人力資源部門可圍繞業財融合開展多部門協作的履職能力建設,比如圍繞業財融合的關鍵內容,定期組織業務、財務、法務等人員的整體培訓,以幫助有關部門人員理解各自業務邏輯、消除知識盲區和信息真空,提高協作的主動意識和業務能力等,由此也可以促進企業人才隊伍由專才向一專多能轉型,更好地支持發展需要。

    四、結束語

    綜上所述,工程咨詢企業應以新收入準則實施為契機,用外部壓力來解決內部合力不足的問題,通過理念融合、信息化手段及能力建設等措施促“業財融合”走向現實,更好地推動企業穩健發展。

      參考文獻

    [01]瑞華會計師事務所技術與信息部.計學撮要.2018:會計審計實務前沿專題研究[M]:立信會計出版.

    [02]鄭紅.基于“業財融合”的新收入準則實施策略研究——以軟件企業為例[J].中國注冊會計師,2019,000(001):100-103.

    [作者簡介:戴琦(1982-04),女,漢族,江西南昌人,中級會計師職稱,碩士學位,研究方向:財務管理]

    注:文章原載于《國際商務財會》2020年第9期。

     


    5544444